搜索
兰陵网 兰陵论坛 社会热点 希望有青天
查看: 430|回复: 1
go

希望有青天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4-16 23:35 |显示全部帖子

                                                          我叫朱钊铭,28岁,是一名普通的养殖户,家住仁化丹霞新莲墩仔村。我想阐述个事实希望有个青天大老爷帮伸张正义。事情如下:
  2014年4月12日,本人妻子曾玖华,25岁,怀孕十月孩子准备瓜瓜落地,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准备当爸爸了。直接送到仁化县妇幼保健院,由于要进行剖腹产需打麻醉剂签字。本人接受并签字。当本人的妻子是站着进没有想到睡着出来。当时就手脚黑口吐白沫手术室全是血,肚子孩子由于重度窒息必须马上抢救,当时我就感觉全世界崩溃,眼里只有我老婆的死不瞑目那凄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和她结婚还不足一年,她一直期待有个孩子,希望真的能做到相夫教子,两夫妻一起去建设幸福的未来。我的耳边还时常回忆老婆经常说的话!老公,我们就快当爸爸妈妈?你开心吗?上街我们常常逛婴儿用品店,她总是拿起衣服裤子问我:“老公,我们买这个带粉红有花的衣服好吗?这样宝宝才萌才可爱嘛!老公,你说尿布哪个牌子好啊?老公,你看现在奶粉那么多不安全的。你说我们用什么牌子才好呢!老公········老婆的话不断的在我的耳边响起。老婆,不要离开我。老婆啊!不要这样睡着了,不要睡觉了,我们去逛街我答应你裤子衣服我都买,哪怕粉红带花的我都喜欢,你醒醒好吗?天塌地陷当时我就抽筋晕了过去,依稀听到麻醉什么字眼的。眼一黑没听清楚就晕了。
  从初怀孕到临产的所有产检与身体状况都非常健康,所有的检查都是在这个医院做的,医生所有的病历都证明一切正常,在13日凌晨1时10分我妻子还能带着临分娩的腹阵痛自行步入产房进行剖腹生产手术,签定了麻醉用药同意书后,名字叫高建宏的麻醉医师给我妻子进行了腰麻打了麻醉针,可在一个多小时后我妻子仍无有明显的药物反应,(正常是半小时可达到效果) 这在医学上是不正常的,我们这些家属在手术室外感到非常的焦虑不安,可我们还是选择了相信医院的专业程度,医生出来寻问交待后又进去了,手术外一直都听到妻子感到疼痛的叫喊声,我纠心的疼,我该怎么帮她分担这痛楚。当别的孕妇比我妻子后面进去的都出来了的时候,我再也站不住脚了,在3:00的时候,察觉到了里面情况不妙,医护人员开始手忙脚乱的进出与打电话找人急救的样子,我相信这一定与我妻子无关,我妻子如此健康,拉着一位医生他又一次说麻醉还是不行,还不能手术取出婴儿,同时听到了妻子弱弱的又呻吟了一声“啊~我的腰好痛哟……”这一声后一直不再听到她的呻吟,3:05医生出来告知我“麻醉意外,产妇危险,必须马上出胎”我和我的两位老母亲异口同声的说“保大人”,他只回“我们尽力”。这个时候我的两位老母亲都软了,我也惊慌失措,正式手术时间是3:10分,胎儿取出来时已经重度窒息了,只有心跳没有了呼吸,经抢救后马上送往了市妇幼保健院进入重症病房。可是我的妻子就再也没有出来,两位老母亲当场就晕厥过去了。……家属们知道后马上赶了过来,全部陷入崩溃,找医院理论,讨说法,派出所录口供的主要医护人员交待了全程麻醉打了四次,医学上这药量是否超标呢?请大家懂医与不懂医的都评评理!医院当时虽承认了是麻醉意外,在承担责任的时候却做出了一付赔钱了事的态度。
  当我醒来,家里人告诉我医院说是麻醉过量导致医疗事故,我老婆就是这样给医院害死了。我直接被家人扶着就去派出所问主治医生还有打麻醉剂的高建宏高级医师。当时他说,进去的时候打的第一针的时候没打到,没起到麻醉,就在换个地方在打了一支,结果还没有麻醉到,接着连续打多了一针。然后过了一会孕妇就开始口吐白沫 开始发热全身抽,可能麻醉过量了。没多久就休克了,再抢救已经没希望了,孩子也给羊水弄得脑部缺氧,直接送去韶关市妇幼保健院抢救。这事实我上有在场手术人员三段口供录音做为证据。我只想说做为一个高级医师难道他不清楚当时打的是麻醉剂可以连续打四支的吗?(报警录口供时,麻醉师交待自己打了四次麻药,正常是一次就够了,这是麻醉不专业用药过量) 还高级医师一点常识都没有吗?期间我们还问过医生是否需要转院,担心有难度,他们否定了。事后医院院长与我们家属交谈过程中态度是不屑一顾,傲慢。天啊,这是公家医院啊。院长高级医师你们都是拿着国家劳苦大众给你的工资啊,你们如何对得起这样养你的老百姓们?对得起救死扶伤的医生信仰吗?你们这说明一个行为拿着牌变相杀人,而不犯法吗?他们继续拖着,我的老婆还在那火葬场的急冻箱。你们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我们只想要个公平的处理方法,让逝者可以瞑目。就这点过分吗?我们都是拖着疲惫的身体让自己坚持下去还个太平啊!难道就这么难吗?当天下午协调未果,第二天,仍然是态度傲慢,不屑一顾,一付没把事情看在眼里的样子,在场的家属们怀着悲痛的心情,看着这样的态度与嘴脸,这样的不尊重,都恨不得撕碎他们.
  第三天,我们早上根据你们要求把所要的赔偿条款法律事项列举了几条医疗事故赔偿金数额,然而你们就像一二天那样就会拖,院长就会说那些不切实际,不着边幅的冠冕堂皇的漂亮话来说。重要的根本不问,就只说原来数额上加几万给你们。态度就那样爱要不要的!就冲医院那方的态度我就要求你们把那没专业的医师给我交出来,把我的爱人还我就行。你能吗?几万加上去我给你,你从楼跳下去,我立马给,院方不要拿这种态度来欺负我们老百姓。我们理论的是人命,并不是买卖啊~!只要你们做到公平,公正,公开的情况下我们都能做到理解万岁,可惜的是院方的态度让我们一次次伤心。情绪波动也越来越大,我的母亲也在看了听了院方的态度又一次彻底晕死过去(母亲有高血压)直接在医院抢救。后转送仁化县人民医院,在此过程我也受不了精神各方面的打击下我也全身抽筋心跳加快在医院检查。各位相关部门领导们可以调查,本人绝对以事实说话.
  第四天,2014年4月16日是我最受打击的一天。今天我们家属去医院对我的妻子进行了祭拜,想让院方让麻醉师出来给我老婆上炷香告慰她,让她灵魂得以升天。结果做为当事人的高级医师高医生居然不出现,叫我们做家属的情以何堪,难道这点我们做的过分吗?我们都是遵守领导说的话,不闹事,不准动手,叫我们谈就去,你们说什么我们都一一做到,而你们却把我们当人看吗?难道老百姓就没有人权吗?只有当官的才是人吗?虽然事情还没结束,我这样去祭拜只是想老婆她在泉下能够体谅我。老婆,我会还你一个公道,哪怕我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安息吧!当我祭拜完后卫生局的领导来就医疗事故进行协商,我们都以为去到都能在今天圆满结束的。然事情还是没想的这么简单,不愧官字两张口,我以为院长是不够说服力权力不够的原因而多有避讳,没想到局长的为官之道就是更大的忽悠,完全没有尊重我们家属的心情,一味的说:今天下午,我有个检查很忙没时间,给我们推到了明天。试问下各位领导们。巴结上级领导比一条人命,一重症孩子,一在抢救的母亲的问题大吗?如果你们回答继续忽悠说这是国家规定的,那我们就无话可说。我也时刻准备着豁出去!!!大细节都这样做,在安排我们家属食宿问题上妇幼院长直接来个手机关机派个外甥做代表。我知道你外甥靠你吃饭的。我对你简直无法容忍。
  我在此致相关部门领导,仁化县居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谁能来看看管管。帮帮我们伸张正义啊!我不知道我的情绪能否控制得住了,我家已经这样了,老婆去了,孩子可能会痴呆,老妈在医院打着氧气,我的家庭生活完全脱离了轨道,我的心很痛很痛,在看到拿国家工资的医院领导不办事情,不敢以事实说事,就会想住自己,吃国家饭不给人民办事的人却高高在上盛气凌人,叫我们老百姓情以何堪。上级领导们希望帮帮我们吧!帮下我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吧。希望有个青天大老爷来搭救下我的家。
  关于院方的态度,我想说:我妻子好好的是你们弄死的,我的两位母亲都因为承受不了刺激而病倒至今住院,我的孩子一出生就重度窒息送往市里抢救是我们家属自己送的,医疗费自己付的(关于这条,你们医护人员都哪去了,都干嘛去了,孩子造成这样都是你们的责任不是吗?),如此处理事件的进度,你们有把人命关天放在眼里吗?你们是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的天使啊,可你们现在都在做些什么?????我们的悲痛一天天的增加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4-16 23:35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威武。

兰陵网 http://www.eptzy.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