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兰陵网 兰陵论坛 大杂烩 河南淮滨:民告官的解除委托诉讼,当事方县政府玩阳奉阴 ...
查看: 61|回复: 1
go

河南淮滨:民告官的解除委托诉讼,当事方县政府玩阳奉阴违的“猫鼠"游戏_淮滨阳奉阴违河南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30 19:31 |显示全部帖子
河南淮滨:民告官的解除委托诉讼,当事方县政府玩阳奉阴违的“猫鼠"游戏,政府公信力遭质疑!
  各界领导:
  大家好!   
  我现在实名举报、投诉并公开质疑淮滨县政府和淮滨县法院,他们相互扯皮、阳奉阴违,对当事人(既受害方)采取“猫捉老鼠"的游戏方式,让当事人如今生不如死,政府的公信力体现在哪里?
  [前期回顾]:
  我叫程新林,现年六十六岁,一个普通的固始人,于2014年开始在淮滨县搞楼盘开发(现天福社区的楼盘),后因被淮滨县法院以非法融资罪判刑(一审七年,二审改为四年),现已刑满释放一周年。其间过程的曲折和委屈求全,在此我不再一一赘述,也许只有眼泪和良知是最公正的裁判。
  由于当时正是因为我的入狱,县政府成立了多部门牵头的县处置办,我就给处置办以民事手续,在狱中签订了委托代为处置我楼盘的相关事宜。法院判决我所有的非法集资和外欠款是1.44亿,可我的楼盘总共售价是2.5亿,因此还剩余1.1亿,属于我本人的合法财产。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01条和410条之规定:民事全权委托当事人(委托人)可以随时随地很轻松的解除之前委托,可就是这样一个有法可依、有法可循的,简简单单的合同委托,县政府处置办被人为操纵,就是不给解除委托,好像他们尝到了甜头,非要把我1.1亿元的合法个人财产通过不正当的手段给处置完才放手。
  作为一个66岁的老人,在2020年疫情的大
团结的意义
灾年,我拖着病痛的身体来回从信阳到淮滨,一次400公里,共跑了40多次,于
天天告诉你特码!5日操盘计划
心何忍。来回跑了一年,至今,本人1.1亿的个人合法财产没有要回来一分钱,后让走法律程序,
大盘多头结束了吗?没有,绝对没有!
说只有通过诉讼的形式才能解除这让当事人感到很无奈,也感觉到政府的公信力,真的空前感到可怕、可耻的民事委托!既然本人的刑事部分已经履行完毕,民事部分完全是由本人自己来完成和处理的。可这个小小的诉求,并且法律规定我随时可以完成的法定民事动作,一年下来却没有完成的可能性。
  [后续进展]:
  终于在律师的帮助下,2020年9月5号立案,先去信阳中院立行政案件,然后中院让去淮滨法院立民事诉讼案件。受理案件后,于 11月2号在淮滨法院开庭,审判长是王树辉法官。又过十天后我和律师去找法院要结果,找到张揩永院长没法给结果,他给两条路:要么去中院重新立行政案;要么双方调解。又过几天,法院张楷永院长通知去法院调解一下,然后我带着律师,对方县政府没去一个人,调解室加王树辉法官,一共4人,然后张院长还是重复说两条路。随后我发信息给梁超县长,梁县长安排郑县长给我打电话。
  约好2021年1月21号再去淮滨,下午三点半与朋友和律师见到郑县长和王主任,但又没说任何实质性问题,喝点水,不谈任何事。我六十六岁,如今病魔缠身,妻离子散,家徒四壁,靠以前的老朋友借点钱来度日,完全是一个讨饭状态,这样来回折腾,县里与法院来回踢皮球,去了无功而返,他们这样不作为,明眼人一看就知,“是官刁死民”,把我一个多病的老头当猴耍,真是让人是可忍而孰不可忍,   说过,举头三尺有神灵,有一部分人最后会得到报应的。人在做,天在看,天理何在?法律何在?难道在河南省淮滨县这个地方不是我们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吗?
  自己合法的财产,自己却拿不到,走简易的法律程序,多么简单,在淮滨法院变得复杂了。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本人:张楷永院长如今也是骑虎难下,采取“拖、揉"字诀战术,一边是强势的当地政府;一边是可怜无助的当事人个体;中间是公正法律的利剑高悬,哪一方边都不能得罪,因此只有不下判决书才是最好的"判决",其实张院长这种做法是置法律的独立性而不顾,畏惧于强权,其实也是违背法律和惹火烧身的不明智的做法。
  另据懂法、懂理的爱心人士,帮助本人分析:本人出狱一年多,政府一边让诉讼解除民事委托合同,一边又拖着(暗地施压法院)不让判决,那只有一个解释:压着本人的1.1亿,被政府挪用了,如果一旦解除委托或判决本人胜诉,那么1.1亿元政府就必须无条件立即归还给本人。因为他们把款项挪用了,又不愿意
”贾政道:“也只好用这四字.其联若何?"一人道:“我倒想了一对,大家批削改正
承认,还装逼,装大尾巴狼,是典型的“即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流氓做法和可耻的无赖行为,一旦判决就会撕掉他们这层面纱,假面具也会摔得粉碎。
  令人可笑的是,原本是属于本人的一个多亿,郑县长给我的律师说先借给我给十万,让我过年。更可笑的是王主任还说如果给我2000万,我会把淮滨县政府告到联合国去的。  
  如今,县政府和县法院给我变为失信黑名单进行“拉黑双限",我本来是一个自由的刑满释放人员,等于说我现在个人活动并没有恢复自由,时刻被他们进行掌控之中,多么可悲。
  接下来我要凭自己风烛残年的力量拿起法律武器,依靠法律,依靠那些支持、关心我的人们帮助下,来讨要回属于我的1.1亿元合法财产。不像他们想的那样,我的钱还要他们审批;他们施舍,必须依法讨回我对合法财产的支配权!真的没有天理了吗?我会死不瞑目的。如
正行时,只听得冰底下扑喇喇一声响喨,险些儿唬倒了白马
果淮滨县政府和法院还继续合谋下去,给我这个66岁的老人当猴耍;继续玩“猫和老鼠"的游戏,也许我真的会告到联合国,寻求一个公正和公平的说法。
  被县领导说要告到联合国的:程新林
  2021年1月24日
  【首席编辑 彭友 易工】
      今天,A股券商股是大戏。”行者道:“我快!我快!多时饭熟,少时茶滚就回。站的高,望的远。。我的人生,我自己选择。我去,又暴大雷了。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1-30 19:31 |显示全部帖子
无语了。。。。。。

兰陵网 http://www.eptzy.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